方顿新闻

您现在的位置:针型阀>新闻中心 > 方顿新闻

一个年轻打工仔 为救人拼老命关闭阀门的详细过程,感人啊!

您是第 位读者    发布日期:2012-07-27

一个年轻打工仔 为救人拼老命关闭阀门的详细过程,感人啊!

秦明春是谁?两天前,这个名字还鲜为人知。他是咱安徽老乡,在南京打工多年。在浑身着火的情况下,他拼命把煤气罐阀门关住,在生死关头还救了两名工友。目前,烧伤面积达90%的他仍然处于危险期。上万毫升的血液需求量、数十万元的手术费,正困扰着他的家人。

出工前,意外突然发生 7月22日下午,秦明春和高维德、老王在南京市尧化门附近的东车辆段宿舍做出工准备。他们三人都在南京做防水工,高维德是安徽凤阳人,老王是河南人,三人一起住在一楼的临时宿舍里,楼内没有住其他人。 3点左右,秦明春正在临时宿舍楼的走廊内修理喷枪,高维德和老王在房间内收拾东西准备干活。谁也不会料到,一场灾难即将降临。 “3点多一点,我听到两声"快跑",就奔到房门口。门外已经是一片火海,老秦已经是漆黑一团,衣服和头发被烧得精光。”高维德说,因为火势很大,他和老王已经没法从门口逃脱,于是老王转身从床上扯了一条被子,披在身上从窗户跳出去,高维德紧随其后。两人成功逃脱,没有受到一点伤害。随后,他们把秦明春送到医院。 他拼死关住了煤气阀门 “火是在走廊里着起来的,我们呆在屋里,老秦在走廊里修理喷枪。”高维德介绍,修喷枪的时候需要用煤气来燃火试一下,可能正是这一试就着火了。” 高维德说,事故发生时,秦明春离门口只有五六米,完全可以逃得掉。“如果不是关煤气阀门的话,老秦根本不会受这么重的伤,他在全身被烧得漆黑的情况下还喊我们快跑,不然我们也跑不掉。” “老秦比我年长几岁,是我们的老大哥,平时一直对工友很关心,还总说工作一定要仔细,他对工作就是很负责。”最终,大火烧坏了一楼走廊四五个房间的门窗,没有蔓延到其他楼层。 切皮手术需大量A型血 结果是秦明春全身烧伤面积达到0 % ,深度达到3度,仅剩头部和脚底的一点皮肤完好。

南京市第一医院在7月2日下午5点就已下达病危通知书。 昨日上午八点老秦进入手术室,下午一点半才结束手术,仍然没度过危险期。记者了解到,秦明春全身大部分皮肤已经全层坏死,无法生长新皮,只能采取植皮的方法。“因为供皮区非常有限,不到2%的头皮要服务身体90 % 的地方,反复取头皮存在很大危险。”邹医生说。 邹医生介绍,进行一次坏死皮切除手术大约需要输入1000毫升的鲜血。另外,病人的抵抗力比较差,还需要不断输入血浆进行补充。“仅这两周就需要至少4000毫升的血量,术中术后都要保证鲜血的供应。” “老秦加油!” 记者采访了解到,秦明春是凤阳人,60岁,在南京打工多年,育有两子,大儿子秦世罗同在南京打工,小儿子秦世浩在上海打工。事故发生后,秦世罗一直守在医院,为父亲的治疗奔忙。秦世浩则守在夫子庙北门的献血车前,为父亲联系A型血血源。

在医院,记者见到了秦明春的老伴高为兰,老两口的生活就靠秦明春做防水工的一点收入。“活多的时候,一天能挣一百多,没活干也是有的。”而据邹医生介绍,秦明春的病情很危重,治疗费至少需要五六十万。 在回合肥的路上,新安爱心献血团成员的情绪很低落,大家都在为老秦担忧。救活秦明春不仅需要大量A型血、巨额手术费,还需要秦明春自己动用强大的意志力。 在这里,我们祝福老秦,愿他早日康复。